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新內網 | 所政務信息網| 留言板 | mail郵箱 | 所長信箱 | English | 中國科學院  
首頁 機構設置 科研成果 研究隊伍 院地合作 國際交流 研究生教育 學術出版物 黨群園地 科學普及 信息公開
科普文章
動物大觀
社會熱點
生命奧秘
科學考察
科普專著
現在位置:首頁 > 科學普及 > 科普文章 > 社會熱點
蝙蝠真的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嗎?
2021-03-04 | 作者:刘奇 | 来源:进化与功能基因组学 | 【小  大】【打印】【關閉】

  最近,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形勢嚴峻。從目前僅有的幾份直接研究的結果來看,關于引起此次流行病感染的病毒的傳染源、傳染途徑和發病機制衆說紛纭,自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後,多家院校科研單位對病毒來源的推測結果並不一致。

  1月23日,中國科學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通过比对用来鉴定冠状病毒的分子标记基因(保守基因)序列证实武汉新型病毒属于冠状病毒并命名为nCoV-2019,并且发现该病毒与此前在云南中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上检测到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相比较具有96.2%的一致性。据此推测nCoV-2019病毒起源于蝙蝠。

  1月24日,北京大學工學院生物醫學工程系教授朱懷球團隊提示,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兩個潛在宿主,其中水貂可能爲中間宿主。

  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提示該病毒來源于華南海鮮市場售賣的野生動物,但研究並未鎖定是哪一種動物。

  顯然,目前的研究結果並不能給出nCoV-2019病毒的確切源頭,但一些網友和自媒體迫不及待地將蝙蝠認作本次傳染疫病的“罪魁禍首”,並胡亂地配以各種蝙蝠圖片,且大多是沒有具體物種名信息,甚至號召“滅絕蝙蝠”。

  首先明確一點,目前疫情的防控仍然是重中之重。暫不論目前推測蝙蝠是nCoV-2019病毒的自然宿主的研究結論缺乏的證據鏈還很多,即使僅憑蝙蝠一己之力也難爲。我們就目前已有的科學研究結果來謹慎地分析引起本次疫情的nCoV-2019病毒與蝙蝠的幾點關聯。

  首先,科學家通過對引起本次流行病爆發的新型病毒基因組進行測序及分析,並且通過比對用來鑒定冠狀病毒的分子標記基因(保守基因)序列,證實nCoV-2019屬于冠狀病毒,同時基于保守基因序列構建了冠狀病毒系統發生樹,結果顯示nCoV-2019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親緣關系很近,而且之前的研究已經證實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是蝙蝠—中華菊頭蝠(Rhinolophus sinicus),但與來自雲南的一只中菊頭蝠(Rhinolophus affinis)攜帶的冠狀病毒親緣關系最近,基因組相似性甚至高達96.2%,基于以上結果科學家推測引起此次疫情的nCoV-2019病毒起源于蝙蝠。

中华菊头蝠(Rhinolophus sinicus)

  這裏面有幾點需要注意:

  1、現有的結果和背景知識(冠狀病毒起源大多可以追溯至蝙蝠)有理由推測nCoV-2019病毒起源于蝙蝠。注意!這裏是起源于蝙蝠,而不是武斷地說直接來自于蝙蝠,因爲我們知道很多病毒有專性的自然宿主,傳播需要中間宿主,所以在nCoV-2019的傳播過程中蝙蝠到底處于什麽位置,是源頭?還是中間宿主?需要更多的證據來判斷。

  2、为什么媒体普遍报道nCoV-2019传染源是中华菊头蝠而非中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呢?明明是中菊头蝠携带的冠状病毒与nCoV-2019最为相似,为什么公开报道的传染源是中华菊头蝠呢?这两者在体型和面部鼻叶结构上明明都是不一样的。

中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

  3、從之前SARS冠狀病毒傳播來看,從中華菊頭蝠到人的傳染需要中間宿主,這取決于病毒專性寄宿特征。蝙蝠體內的病毒大多數時間只在蝙蝠類群內傳播,對其他動物和人並不傳染,但是一旦生態平衡遭到破壞或者生存環境受到幹擾,蝙蝠出離原有棲息地,擴散至人類活動區域,接觸到人或者家畜,病毒將有可能越過物種的界限産生變異,使得對人易感,這就是人類能夠接觸到蝙蝠病毒的原因。

  4、需要強調的是即使如今推測nCoV-2019病毒起源于蝙蝠(中菊頭蝠)或者是蛇、水貂等野生動物,都需要後續更多的證據確認。比如更多物種和個體數量的樣本用來篩查nCoV-2019病毒的源頭和中間宿主,這個可以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出售過的野生動物著手調查,另外還可以調查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畢竟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並無報道出售過蝙蝠。

  追溯nCoV-2019病毒的源頭和中間宿主有利于阻斷病毒傳播鏈,這是一個長期的工作,疫情過後的追蹤溯源並非易事,這需要大量的工作和持久的監測。就目前對于nCoV-2019病毒的來源的推測都是基于初步的研究結果,並未有充足的實驗證據,所以引起了不小爭論。因此確認nCoV-2019病毒的源頭和中間宿主將是今後很長一段內重點研究工作,這需要國內衆多科研團隊的齊心協力,篩查nCoV-2019病毒在野生動物中的攜帶、傳播的情況。

  不僅如此,從長遠利益來看,我們國家需要建立野生動物攜帶病毒譜,持續監測的病毒傳播、變異等,在全國甚至全球範圍內做好的疾病預警,以應對諸如本次流行病爆發。此外,野生動物非法買賣和食用的立法、執法的事不容忽視。

  最後,現如今當務之急應該是疫情防治,幫助武漢和全國人民度過難關。

 

·中科院昆明分院 ·昆明植物研究所 ·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 ·雲南天文台 ·中國科學院科技产业网
·政府采購機票管理網站 ·全國增值稅發票查驗平台 ·中央政府采購網 ·中國政府采購網 ·雲南醫保網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 ·正规彩票网站下载平台
Copyright? 2007-2019 中國科學院昆明动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教场东路32号  邮编:650223  电子邮件:zhanggq@mail.kiz.ac.cn  滇ICP備05000723號